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女性生活 >  正文
抗美援越老兵苦寻48年前的女特护费尽周折找到却为何没能相逢
发布日期:2021-12-16 08:18   来源:未知   阅读:

  因为大脑中弹,他几乎失忆,但近50年来,他一直记得两位女特护,并苦苦寻找他们。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抗美援朝大家都知道,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中国还曾打过一场抗美援越战争。

  那是1964年8月5日,美国对越南发动侵略战争,同时美军飞机还侵入中国,在中越边境打死打伤中国船员和边防战士。

  有一个时刻永远刻在张良忻心中:那是1966年10月15日下午六点整,刚满20岁的张良斐与战友一起奉命到越南执行抗美援越任务。

  在出关之前,首长面色凝重地对我们说,大家再回头看看祖国美丽的山河吧。当大家转过身,看到的却是军车过后扬起的大片尘土。

  不知道是沙尘迷了眼,还是保家卫国的激昂,亦或是这一去的悲壮,每个人都两眼汪汪。

  1967年1月20日,美军机又对张良忻所在的阵地发动密集的空中袭击,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下。

  他怒火中烧,用测高机牢牢锁定一架F—105敌机,迅速向指挥员报告着敌机距离,高度、速度、运动方向。

  一阵刺耳的爆炸声中,他只觉得面前烟雾混着泥土排山倒海地盖过来,他头部正前额部位被猛地撞击,鲜血立即流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中弹了,但敌机还没击落,自己不能倒下,强忍疼痛,继续测报:“敌机距离,高度、速度……“

  随着轰、轰几声高射炮子弹发射的声音,阵地上闪过一片红光,一束火光直扑敌机,接着天空闷雷炸响,敌机像个大火球一样快速坠落,摔到地上发出地动山摇的轰响!

  在清理战场的时候,战友们发现张良忻还有些微弱的气息,就爬着将他背下山去。

  在野战医院里昏迷五天五夜的张良忻,后来经过艰难辗转回到国内,先后到南宁、桂林等地条件较好的医院治疗。

  因为张良忻是战场上负伤,医院的医务人员也都将他视为战斗英雄。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张良忻终于挺过来了。

  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医院还特意为他安排了两个女特护。就是在这个时候,遇到了给他第二次生命的两位女特护:黄琼英、杨友芬。

  由于张良忻受伤严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这两个和张良忻年龄一样大的湖南籍年轻女特护,对张良忻进行了细致入微的照顾,每天洗脸喂饭,连大小便都帮着处理,毫无怨言。

  让人家新兵姑娘这么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张良忻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但动弹不得也没有法子。

  为缓解张良忻的寂寞,她俩经常轮流就给张良忻讲笑话,给张良忻唱戏曲,还叫张良忻说湖南话。

  在俩女特护的精心照顾下,张良忻慢慢能下床走动了。于是他就和他们抢着打扫卫生,还开始自己主动打开水,自己洗衣服………

  同时在458医院住院的有个首长,是军副政委,副政委比张良忻父亲还大十岁。但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没有大首长的架子,对张良忻这些参战负伤的战士很关心。

  副政委常到张良忻病房串门、聊天,他还热情邀请张良忻去他的高干病房,让张良忻讲用高炮打美国飞机的事。

  副政委动情了,他对张良忻说:“孩子,我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你们的爹娘啊!都成这样子了,家里还不知道。这样,我协调医院,让你们的爹娘来看你们!"

  张良忻听完副政委的话非常惊喜:“啊!这简直是做梦吧,我们才是当一年的新兵哦!“

  1967年4月底,正在病床上昏睡的张良炜忽然隐约感觉眼前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在晃动。他睁大眼睛一看,原来日夜思考的父母和弟弟竟然出现在他面前!

  原来,在首长的协调下,医院在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拿出一笔经费,给每位伤员的家属寄了一封信和一份往返路费。

  在得知孩子受伤后,张良炜的父母经过四天三夜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广州,见到了儿子。

  一边哭一边说:“儿啊,娘没想到还能见到你呀!娘以为再也见不会到你了……”

  张良忻的父亲张玉武在一旁蹲着默默地抽着烟,这时却突然站起来喝止住了:“咱儿子是保家卫国,哪怕牺牲了都值得!”

  黄琼英和杨友芬将张良斐的家人安排到医院招待所。他们在照顾张良忻的同时,还兼顾照顾父母和弟弟的生活。

  上班空闲时,黄琼英和杨友芬常到医院招待所找张良忻父母聊天,两个活泼的姑娘,还会给他们唱《浏阳河》来解闷。

  1967年的五一劳动节,医院特批黄琼英和杨友芬带着张良忻父母和弟弟到广州市区游玩。

  听说几天后他们要回山东老家,两个姑娘拉着她们专门到一家照相馆照了张合照。而拍照的钱,都是黄琼英和杨友芬两人出的。

  不久,父母带着弟弟返回山东,张良斐则继续在医院接受治疗。一直到1969年3月,张良忻才康复出院。

  在医院的700多个日日夜夜,两个湖南女特护对张良忻的悉心照顾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而且对他的父母和弟弟也如同对待家人一样照顾有加。

  张良忻非常感激,但那时的他不好意思跟女特护说话,直到出院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跟俩姑娘说!

  张良忻带着二等功勋章复员了,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那片黄土地,每月11.70元二等乙级伤残补助显然不够用。

  为生计他自制了一台爆米花机,开始走街串巷,赚钱养家,后来他养羊、弹棉花。

  改革开放之初,他在全村率先买上了彩电,用上了洗衣机,一度成了四邻八村有名的万元户。

  但这两位女特护对他的这份恩情,他从没有忘记。负伤住院的那段日子,让他实实在在体验到了人间真情!

  以至于张良忻的的父亲2008年去世那天,让人把黄琼英和杨友芬的照片拿到眼前,他端详着照片才慢慢闭上了眼……

  母亲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我一辈子就出了这次远门,见到了你们俩那么好的人,对俺就像俺的亲闺女一样。”

  2014年9月,这位85岁的老母亲在弥留之际,将收藏了四十多年的照片交到张良忻手上,反复叮嘱他:“按时间算,当年的两个姑娘也快七十了,我是见不到他们了,你一定要找他们,说声谢谢!

  以后的日子里,张良忻常常梦见在病床前一睁眼看见爸爸妈妈的场面,还常梦见两位女特护给自己洗脸喂饭,每次梦醒来时已是泪湿衣衫…

  父母的临终嘱托,他本人几十年的心愿,让张良忻做出个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找个两个女特护,向他们当面道一声谢谢!

  他联系了当时住的医院,但遗憾的是,由于当时没有对医护人员建档案,自己掌握的资料又太少,医院无法提供黄琼英和杨友芬的去向。

  他又把照片复印后寄给了电视台,电视台收到照片后计划专门做一期《找战友》的节目,并立即南下广州,也来到了长沙,尽管找到两位名字一致的,也是458医院女特护,但对方却说不记得有这件事,只好无果返回。

  该报很重视,在头版头条刊发寻找湖南女特护的专题报道后,迅速得到了湖南、广东、山东等地众多热心读者的响应,他们纷纷给报社打电话。

  其中一名知情人向记者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说黄琼英家就在长沙市雨花区某社区。

  可当提起当年在458医院对抗美援越战士的救助,以及与张良忻父母弟弟的合影时,黄琼英表示没有印象。

  当日下午,记者赶到黄琼英居住的社区,社区书记听到这一情况,便打电话给黄琼英。

  过了一会儿,这位社区书记又把对方的态度告诉记者:“对方年事已高,不愿被打扰,而且否认当年和张良彤父母照过相。”

  当把情况电话转告给张良忻时,他很失望,一再求记者再想想办法,一定要帮帮他,记者表示很想帮他,但也爱莫能助。

  然而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凌晨1时,记者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发来邮件的人说,他是受黄琼英委托跟记者联系的。

  邮件中说,和社区书记通完话后,黄琼英特意看了报纸的报道,当看到那张合影照时,她确定照片上后排左一的年轻女特护就是48年前的自己。

  但是由于黄琼英生性娴雅,不愿被媒体曝光,现委托该联系人通过电子邮件对报道进行回复。

  黄琼英说:谢谢张良忻一家对他们的惦记。“在那样的特殊时期,每个人都无私地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作贡献,要说谢谢,当年张先生为保家卫国流血负伤,他才是我们大家最需要感谢的人!”

  最后,黄琼英还特别说明:“另一位特护人员,不姓杨,姓张。已经移居国外多年了。”

  2015年5月20日,记者通过电话将找到黄琼英的消息告诉远在山东的张良忻,张良忻激动地在电话中十分激动,他连声问:“真的吗?”真的吗?”

  但是当听到黄琼英委婉地拒绝了见面,并把黄琼英请他“保重身体,安心静养,福寿双全”的祝福转达时,电话那头传来了张良忻的大声的哭泣声!

  在稍稍平静之后,张良忻说:“虽然不能见面,但我已经表达了心中48年的心愿了,对过世的父母也有个个交代,没什么遗憾了。也请转达我对她的祝福,祝她晚年幸福。”

  张良忻的“人家帮我,永志不忘”;黄琼英的“我帮人家,莫记心上”都是我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文化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