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军事新闻 >  正文
年轻的孟加拉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妓院村未来该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22-06-22 20:51   来源:未知   阅读:

  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印度曾经都是英国殖民地,统称英属印度。被英国压榨近两百年,当地人多次尝试独立,给英国带来沉重的治理负担。

  英国国力因二战严重削弱,美国、苏联都在想方设法地肢解他的殖民地,英国无奈准备允许英属印度独立。

  英国提出了蒙巴顿方案,殖民地各个邦根据自己的宗教信仰选择加入新生的印度或是新成立的巴基斯坦。

  这样的方案不仅硬生生地促使国家分裂,同时也埋下了冲突的种子。印度和巴基斯坦矛盾深重,东巴基斯坦和西巴基斯坦也有矛盾。

  印度、巴基斯坦多次发生战争,1971年巴基斯坦战败被印度肢解,东巴基斯坦独立,也就是现在的孟加拉国,一个年轻的国家就此诞生。

  回顾孟加拉国诞生的过程,和平独立可以避免生灵涂炭,但也意味着缺少革命的洗礼,一些旧的秩序没有打破。

  独立后确实不用再考虑和巴基斯坦的矛盾,但是靠外来力量独立,新政府的能力是可疑的。

  在弱势的政府、西式民主制度下,无论是历史遗留还是新产生的社会问题都难以解决,比如国内数量巨大的妓女。

  由于某些原因,我们国家曾有某些村子的村民大量参与某些犯罪活动,以至于这些村子有了贩毒村、乞讨村、诈骗村的称呼。

  但是大家有听说过妓女村的吗?孟加拉国就有,那里有多处规模庞大的妓院,甚至以村落的形式出现。

  坎达帕拉村就是其中一个妓女村,让人惊诧的是,它存在的时间竟有近二百年之久,现在依然看不到它灭亡的可能。

  坎达帕拉村不算大,那里有600多间房屋,却居住着900-1200名妓女,基建落后严重限制了“产业”发展。

  即使从业人员规模如此庞大,外界依然怀疑妓女的数量被大大低估,因为村里还有大量幼女从事这个行业。由于担心被警方打击,幼女们常常会被隐藏起来。

  除了女人,村里还居住着很多男人,他们是妓女的老公、父亲、儿子和兄弟,村内的拥挤程度超乎想像。

  村民收入来源主要靠性交易,所以老鸨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在这个女性地位低下的国家,村里的男人们也要听命于女人。

  人多地少竞争大,妓女们也内卷起来,导致从业环境十分恶劣,两场同时进行的交易之间可能只隔着一道隔板,卫生更无从谈起。

  为了多赚钱,老鸨们一方面想方设法增加手下的员工数量,另一方面无所不用其极地剥削女孩子们,还未成年就被骗或被逼去接客。

  妓女们并非都是本地人,天下也没那么多女孩子心甘情愿的零售肉体,她们大多都是被人贩子拐来的。

  孟加拉国经济发展比较落后,人贩子经常深入贫困家庭引诱父母出卖孩子,有的打着介绍工作之名把孩子骗走,有的以结婚的名义把孩子带走,或者直接就是不加掩饰地买卖。

  由于历史和宗教原因,孟加拉国和缅甸印度边境附近产生不少难民,难民聚居区也成为人贩子开拓市场的地方。

  未成年女孩很受人贩子欢迎,不仅因为年纪小好控制,而且可能很受老鸨们欢迎。

  由于欧美打击儿童情色力度很大,导致欧美的变态们跑到南亚、东南亚消费。相对当地人,这些变态们属于富豪一类,从而滋生了庞大的幼女卖淫市场。

  警察不打击卖淫吗?不打击,在孟加拉国卖淫是合法的。警察不打击儿童卖淫吗?这当然会打击,但是效果不佳。

  人贩子、老鸨甚至孩子的父母主动贿赂官员,各方共同出具一份自愿从业的宣誓书,并声明已满18岁。

  年轻意味着更强的生育能力,女孩们“工作”时可能不用避孕工具,赚了钱的同时也从嫖客处获取生命的种子。

  生下孩子后,男孩会成为村子的苦力、保镖和皮条客,女孩则会加入妓女大军中,为老鸨赚取更多的收入。

  就这样,女孩子一朝坠入淫窟,世代都要在这里受苦。当被骗的女孩多了,就发展成一个以卖淫为业的村落。

  由于世代为业,人们的观念也发生变化。坎达帕拉村,母亲会亲手把女儿推入火坑,母女、姐妹同场营业。

  而男人们不仅不会为家中女人的遭遇感到羞耻,反而也要仰仗女人的肉体获得生活费。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2004年发布过一个统计报告,孟加拉国有超过1万名未成年女孩在被“性剥削”。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情况可能会更糟。

  在坎达帕拉村里卖淫的女孩子就没想过逃走吗?这就要说说老鸨们控制女孩的手段了。

  网上一直传言,卖身这一行干久了很难从良。原因有很多,但是坎达帕拉村的女孩就不是干得太久的问题,她们还面临另外两个问题。

  妓女们大多在幼年入行,老鸨们以养育他们、借钱等方式想方设法地使女孩从小就欠下庞大的债务。还不清债务,女孩们就不准离开,甚至不能私存一点钱财。

  女孩子把自己的童年献给老鸨,还清债务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长大,她们这时能摆脱命运顺利从良吗?也不能。

  从十来岁就开始卖淫的女孩子,稚嫩的身体会留下许多难以言说的职业病;坎达帕拉村的基础设施太差,恶劣的工作环境也容易使得女孩们疾病缠身。

  整个童年都在淫窟生活的女孩们,从没上过学也没什么见识,除了出卖身体并没有其他的生存技能,养活自己都是问题,更不可能有钱看病了。

  这时女孩子即使有心逃出坎达帕拉村,最终也可能迫于金钱压力不得不返回;能一时顶住生存压力的,还要承受不曾经历的歧视。

  老鸨们很注意从小培养妓女,女孩子们在9岁或者10岁的时候就会跟着年长的妓女接客,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开始从业了。

  接触不到外界信息,耳濡目染之下三观也长歪了。女孩们缺少羞耻,把这一行当作正当职业,离开村子大多会因生活压力重操旧业。

  没有了债务束缚,女孩子们大多会继续留在村子里营业,顶多会脱离原来的老鸨自立门户,把老鸨对自己干过的事情再对其他女孩子干一遍,受害者也变成加害者了。

  为应对秉公执法的警察检查,老鸨们会给未成年的女孩服用含有大量类固醇激素的药物,使得女孩子们增肥增重,看起来比较年长。

  这种药物价格低廉,售价不足人民币1元,导致药物被广泛滥用。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些药物的设计初衷根本就不是给人吃的,而是给牲畜吃的增肥药。

  老鸨靠药物如愿应付了警察的检查,却给女孩们留下严重的伤痛。人服用这些药物后容易上瘾,一个人只要成瘾,就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药物控制他。

  长时间服药的后果是免疫系统被削弱,容易罹患糖尿病、高血压、皮疹和头痛。而且合成类固醇也是一种致癌物,服药者要面临更高的癌变风险。

  有的小女孩会反抗吃药,但是年幼的她们将面临毒打、饥饿的惩罚,不得不屈从,甚至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报警是没用的,妓女村能存在这么多年,很多警察和官员都接受了老鸨们的贿赂,而且他们往往也是妓女村的常客。

  尽管危险,一些体型瘦弱的妓女还会主动服药,因为丰满的身材可能会招来更多生意。

  债务、药物和生存的三重压力形成了沉重的枷锁,束缚着坎达帕拉村的女人们。在女权被大力支持的年代,难道就没有人去解救这些被性剥削的女孩子吗?

  有良知的官员当然不允许妓女村的存在,但无奈现实的阻力太大,很难拯救那些受苦受难的女孩子们。

  坎达帕拉村所在的坦盖尔地区长官穆克提无法容忍该村的存在,2014年开始他频繁进行公开演讲,痛批该村败坏公序良俗、污染环境。

  不久后穆克提下令捣毁这颗毒瘤,他为此做了并不太充分的准备,在命令强力部门准备拆除妓女村的同时,还设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

  委员会的工作是应对潜在的示威活动和引导媒体舆论,虽然穆克提卖力的演讲寻求民众支持,可社会舆论似乎并不是一边倒地支持政府行动。

  反对党和某些无良媒体会抓住一切机会找麻烦,很快就有媒体发布了倾向性报道,渲染“百年妓院”遭遇危机,穆克提打算攫取妓院资产……

  7月12日,一群人聚集在坎达帕拉村外,他们自称是市长的属下,正在贯彻穆克提长官拆除妓院的要求。

  这伙人的身份也不好说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绝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一类人,他们行事太粗暴了。

  这伙人威胁村里的人,如果妓院相关人员不立即离开,他们就要锁上村里的大门,再放火烧了一切!

  这伙人说到做到,晚上拉来两桶汽油、切断村子里的电力供应,全副武装进村暴力执法。

  他们挨家挨户搜查,抢走老鸨家里的财产,强奸了妓女,甚至会在女人的一片哭声中放火烧房子,好在油只有两桶,没有烧光一切。

  坎达帕拉村内的性工作者群体、孟加拉国性工作者网站率先发起抗议,新闻和人权组织也出来反对,比如国家记者俱乐部、行动援助组织什么的。

  最让人不解的是,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也站出来反对。如果它只是反对执法部门做法粗暴倒也可以理解,但规划署却要求允许性工作者们返回坎达帕拉村。

  妇女组织也没有发挥好作用,2014年底全国妇女律师协会向法院提起诉讼,直指政府驱逐性工作者的行为非法。

  无论如何,穆克提无法甩掉执法粗暴的锅了。不过相比执法方式,他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准备好如何安顿坎达帕拉村的妓女们。

  妓女们无法从事其他工作谋生,纷纷向法院提交“自愿”从事性工作的证明,最终法院判决允许妓女们返回村子继续从业。

  法院判决下来后,一票非政府组织闪亮登场。它们帮助重建了坎达帕拉村,还细心地沿用了原来的布局,方便妓女们尽快回到原有的生活状态。

  难道卖淫也是妇女的正当权益?如果是在欧洲,这个问题兴许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地争辩一番,但在坎达帕拉村肯定没有讨论的价值。

  闹剧落幕,“百年妓院”照常营业,地位更加稳固,穆克提辛苦忙活一年落得里外不是人。

  这样的村子不为世俗道德所容忍,更不受宗教交易所允许,却能顽固地存在一百多年,为什么会如此?

  妓女是一个十分古老的职业,在进入私有制社会之后,很多女人沦为男人的玩物,被买卖和交易。妇女地位越低下,被买卖交易的情况就越严重。

  为了改善妇女地位,作为伊斯兰教国家的孟加拉国政府签署了一系列促进性别平等的国际机制,制订法律承认并保护妇女权利,实施改善妇女工作生活条件的政策。

  孟加拉国的努力有一定成效,《2021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指出该国在南亚诸国中处于缩小性别差距的领先地位。

  但是这些并不够,长期形成的观念并不是几部法律就可以改变的,局部地区和个别岗位的改善并不意味着问题得到解决。

  孟加拉国的精英们不可能不知道性剥削的残酷,但是以全国妇女律师协会为代表的人们依然纵容了坎达帕拉村。

  孟加拉国地下没矿没油、地上洪水多发,国内没有像样的工业、国外没有可以依靠的大国,14万平方公里领土上人口却高达1.6亿,孟加拉国是南亚最穷的国家。

  发展中国家治理贫穷,政府的作用最关键,但是孟加拉政府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每次用于减贫的投入很少,也不能持久投入。受限于政治体制的低效,有限的资金也没有发挥最大的作用。

  然而,优秀的计划需要强大的执行力、严格的监督,但是孟加拉国在执行方面存在严重短板,以至于历届政府大都缺少出彩的表现。

  过去政府平庸的表现使得公众一点点地失去对政府的信任,从而进一步增加了政府治理贫穷的难度。

  它利用国内劳动力充足且廉价、原材料充足土地便宜的优势发展纺织业代工,以人均GDP为指标,该国从低收入国家进入中低收入国家行列。

  但是,贫富差距悬殊的问题没有解决,失业依然在加剧,贫困人口减少了,人民收入却普遍降低了。

  考虑到政治制度,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的同时也将导致权力向少数人集中,处于边缘地带的妇女、穷人的权力更难以保障。

  穷人、贫穷的妇女靠什么生活?越来越多的人靠出卖身体生活,造就一个又一个坎达帕拉这样的妓女村。

  从此看来,全国妇女律师协会的起诉、法院的判决、非政府组织重建妓女村的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

  面对恶行,取缔不了就合法化,总要给百姓留条活路,这是“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哲学。

  1.《印巴分治前后——兼论克什米尔问题产生的政策背景》;汪长明,高桂林;《晋中学院学报》2010年05期

  2.《孟加拉国的百年妓女村“合法囚笼”下的女性地狱》;苑凝执;《环球人文地理》2020年19期

  3.《孟加拉国的贫困治理:经验与症结》;陈松涛;《印度洋经济体研究》2018年01期

  4.《孟加拉国经济增长现状与潜力分析》;付蕾;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